阅读方法集锦 /
名家畅谈如何阅读(二)

发布日期:2015-11-05    来源:秘书处供稿    作者:

莫言:自由选择读物是种解放


  莫言并不认为对所有人来说,阅读都是一件纯粹愉快的事,也会有人认为阅读很痛苦,尤其是孩子们。“我想现在跟孩子们讲读书愉快不愉快,大多数孩子会说:烦死了。因为他们读的书是他们不太愿意读的书,比如数理化,觉得读了也没有用。”

 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觉,是因为最近几年,莫言把他自己已经读过并且认为非常有价值的书,从书房中挑选出来,送到老家山东高密县的学校里,供家乡的孩子们课外阅读。没想到,县里的学校并没有欣然接受这些“名家精选”,因为学校没地方放,学生也没空读。他们要把有限的时间,投注在数理化的习题中,用来准备高考。莫言觉得,“该读书的年龄没法读该读的书,这绝对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。”

  莫言希望每个人,无论老人或小孩,都能获得选择读物的自由,阅读自己喜欢的书,并认为这是人类的一大解放。不过,在莫言看来,“选择也是很痛苦的事情,因为现在书太多了,阅读的快感在下降。”不像他小时候,整个村子里也就几部书,还都是三国水浒。他读得酣畅淋漓,熟得能背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清理,现在莫言的书架上只有一百多本书,都是公认的经典,比如鲁迅、托尔斯泰的作品。他觉得这就足够了,因为“越是经典的书越耐得住重读”。

  至于当代作家的作品,包括他自己的,他都感到“没有多大的意义和价值,但是还是要写”,明知道难以超越前人,但这个坎儿,又不甘心不去迈,不忍心停笔。他相信总会有个别作家至少能写出超越自我的作品,虽然大部分作家都在为后人做铺垫,做为“分母”烘托、激励他人。莫言觉得自己也是“分母”之一,并笑称“我现在存在的价值,就在于激励其他作家们努力地写作。”

 

名家畅谈如何阅读(二).doc